視頻:韓媒曝日本小學教材刪減侵韓歷史  來源:CCTV新聞
  中新網4月18日電 美國《紐約時報》18日發表德國《時代》周報時政編輯約亨•比特納(Jochen Bittner)的評論文章稱,日本要想成為“正常”國家,應該學習德國,銘記二戰時的暴行,以令人矚目的方式永久地承認罪責,化解戰爭帶來的仇恨,並主動承擔起推動地區和解的責任。
  評論稱,儘管德日兩國間存在許多差異,但德國的經驗與日本當前處境之間的相似之處頗有參考意義——畢竟正常化不是別人給予的,而是要通過努力贏得的。
  當然,德國和日本在戰後之所以走上了截然不同的路線是有充分理由的。日本在面對過去時,的確遇到了更大的問題:東京的一位外交官員坦誠地說,日本公眾感受到了“道歉疲勞”,而多數德國人即使有這種感覺,也不會承認。
  要想取得長期的和平,總有人需要先行一步推動地區和解。而且沒有人比日本更有義務承擔這個責任。
  與德國的相似性正是在這個方面具有參考意義。沒有人期望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像德國維利•勃蘭特在華沙的猶太人起義紀念碑前所做的那樣,到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前下跪謝罪。然而正如德國在直面歷史的過程中(也就是著名的“Vergangenheitsbewältigung”)所學到的那樣,有力的象徵有時比事實更有幫助。
  要想化解事件產生的影響,最容易的方式是以令人矚目的方式永久地承認罪責。德國作為一個正式且相當正常的成員為國際社會所接受,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它堅定地銘記著納粹的暴行。
  來自德國的另一個經驗是:要剋制住譴責別人的誘惑,即使看到這樣做有充分的理由。作者曾問一位日本官員,為什麼日本政府沒有回應韓國總統樸槿惠提出的,仿照法國和德國的模式,成立一個委員會共同編寫歷史課本的建議,這位官員回答道,東京方面“沒有收到韓國政府針對這個問題的任何提議”。如果德國政府等待法國或波蘭提出達成和解的書面邀請,這一代德國人可能仍然會相信,周邊國家世世代代都是敵人。
  評論稱,實現和解既需要勇敢,又需要慷慨,而且必須要有這樣的願望。如果沒有和解,一個國家通往“正常化”的道路一定會遇到障礙——而“正常”的最佳定義或許就是贏得並享有鄰國的信任。和解是值得的,新的正常國家地位就是和解的回報。
  相反的,製造問題、歸咎他人是歐洲在1914年發生的事。作者發問:一百年後,東亞地區真的願意不知不覺地走上同一條道路嗎?日本比它的任何鄰國都更有責任對鄰國做出姿態,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。要證明自己是一個正常國家,最好的方法可能就是在局勢變得緊張時,保持冷靜。  (原標題:德學者:日本應永久認罪 主動承擔與鄰國和解責任)
創作者介紹

雞眼

gx28gxpl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